[网连中国]多地调查:残疾人无障碍出行怎么这么难?

发布时间:2019-07-03 12:41:17 来源:龙虎娱乐-龙虎国际app-龙虎娱乐官网点击:19

  

  厦门的“网红”盲道,九曲十八弯。(陈博 摄)

  在厦门火车站南广场,前往公交车站的盲道形似“闪电”,短短50米左右就出现直角转弯十余个,若沿这条盲道步行通过,足以让人晕头转向。“这条路的盲道就像是装饰,很少有盲人经过。”在南广场做志愿者的林先生说,“这几年我在这块工作的时段,只看过一个盲人朋友走这段路。当时他走到一半摔倒了,我过去扶他时才知道他是盲人。”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残疾人总数超过8500万人,约占全国总人口的6.3%。逐年增长的残疾人口和快速变化的社会结构对完善残疾人福利保障和公共服务提出了迫切的要求。临近第29个全国助残日,人民网记者在多地的体验中发现,无障碍设施建设虽已渐趋普及,但不少地方存在建设流于形式、不实用,助残设施监管不到位等问题,残疾人士的日常出行仍有诸多不便。

  体验一:有声提示不完善 盲人出行心忐忑

  有声提示系统是保障盲人安全、正常出行的重要一环。目前,我国各地有声提示系统建设水平还参差不齐,比如在广州,地铁站无障碍电梯有语音提示,公交车设有语音报站提示,部分主干道过街信号灯设有有声提示;在西宁、贵阳、呼和浩特,只有个别人流较大街道的过街信号灯有声音提示;昆明部分损坏的有声过街信号灯则存在无人维修的情况。

  和许多盲人一样,石家庄40岁的全盲医生牛聚田,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听力极为厉害,方向感也好,“在注意力集中的情况下,我甚至连车辆往哪里拐弯都能分辨清楚。”但是对于路口过街信号灯的提示音,牛聚田至今仍然弄不明白,究竟什么时候能走什么时候不能走,能走的时候又该往哪个方向走。

  居住在乌鲁木齐的柴师傅亦有同感,他说,“如果能给我们盲人做个培训,把我们带到有声过街信号灯那里,告诉我们提示声音和红绿灯时间长短之间的联系,可能就会最大限度地利用好有声过街信号灯。”

  

  图为海口市区内设置的有声信号灯。(樊欢迪 摄)

  此外,部分路口还存在绿灯时间较短、信号灯切换没有明显语音提示的问题。在海口市区内,较宽的马路会设置有声过街信号灯,“现在是红灯,行人请止步”的语音提示清晰且适当重复,盲人能很方便判断是否能够过街。但盲人吴海龙也指出了其中的不足,“虽然安装了有声过街信号灯,但信号灯设置时间太短,往往走一半就变成红灯了。”

  因视网膜色素变性导致失明的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教师刘芳也表示,贵阳针对盲人安装的有声过街信号灯,有时候绿灯只有几秒,快要变换灯的时候也没有明显声音提示,对盲人出行来说非常不方便。

  除了过街,盲人乘坐公共交通也离不开语音提示的帮助,目前不少城市的公交、地铁都有车内语音报站,吴海龙说,“语音报站比较方便,但一遇到报站出问题就容易下错站。”

  “在老家晋州,公交车都会有车外语音报站这一功能,所以在老家不害怕坐公交。”牛聚田说,石家庄的公交车没有车外语音报站这一项功能,他因此经常错过公交车,每次独自乘坐公交车的时候还是挺忐忑的。

  对此,52岁的河北省盲协副主席石云峰表示,“现在大部分盲人手机里都装有语音读屏软件,如果坐公交车的话会有语音提示,几路公交到了。”同时,他也指出软件实际使用中的问题,“但如果好几辆公交车同时进站,就不知道自己该乘坐哪辆了,只能厚着脸皮去让别人帮忙。”

  体验二:盲道很“盲”也很“忙”

  相比有声提示系统,盲道在全国各地建设得比较早,也更常见。但在普及的同时,其建设不合理、被占用破坏的问题也长期存在。

  在武汉,为检验盲道的实际使用效果,记者体验了一把盲人的日常。走出小区大门,记者尝试闭着眼睛沿着盲道前行,刚走了几步就撞到了前方的配电箱;绕过配电箱再走了不到50米,又遇到公交车站,再往前盲道就断了,但前行的人行道上还竖有消防栓,一旁的工地时不时有货车进出。从记者家门口到地铁站不过200多米,若盲人想要独自顺利抵达,就得克服无数的障碍。

  “每次走盲道,就会出现一直走一直走,却不知道尽头在哪里、转弯在哪里的情况。”在成都,视力障碍的残疾人士小烨(化名)告诉记者,盲道只在大路上铺设,并没有延伸到建筑物内,且经过大型商场等建筑物时无明显提示,常常让人走错路、错过目的地。小烨说,“为了安全起见,我现在都不走盲道。”

  记者观察发现,很多城市都存在盲道铺设不合理的问题,有的铺在花台边,有的在树坑边,有的紧贴电线杠,有的铺在断头路上,对于盲人来说非常危险。对照我国现行《无障碍设计规范》中的盲道建设标准——“人行道设置的盲道位置和走向,应方便视残者安全行走和顺利到达无障碍设施位置……且盲道距障碍物宜为0.25-0.5m”,多地的盲道建设显然没有达到标准。

  

  图为昆明街头,被车辆占据的盲道。(程浩 摄)

  除了不合理的铺设,盲道被占用、被阻隔的问题也很普遍。“越是盲道,越不敢走。”盲人杨聚兰说,昆明城区的盲道被机动车、电动车、共享单车、小摊位占了不少,视力好的人都很难走通,盲人更是不敢走。

  

  图为成都春熙路步行街,盲道被商家展柜阻断。(智美 摄)

  在各地,违章停车、搁物占用盲道已经成为不少市民及商家的习惯。记者走访发现,大多数占道的店家并不清楚他们的行为是占盲道,是违法。厦门一家餐饮店的老板更是“理直气壮”:“哪有这么多盲人?大家都把东西摆出来,我不摆干嘛?”

  盲道虽普及,监管仍缺乏。前文中“九曲十八弯”的盲道早已在厦门多个网络平台上“走红”,2018年1月份便有网友吐槽这条盲道形同虚设,纯粹为了美观而建设。时至今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条盲道依旧没有进行任何整改。

  体验三:设计欠考虑 无障碍设施留“障碍”

  加强无障碍环境建设,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近年来,随着社会进步和各地相关政策的出台,无障碍设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多地新建小区、公共场所的无障碍设施建设率更是达到了100%。但是有设施和设施实用是两回事,不少残疾人向记者反映,部分无障碍设施在设计上缺乏考虑,不够实用。

  今年50岁的长沙市民周明星,10年来只能靠轮椅出行。“约了朋友吃饭,先要打电话咨询餐馆是否有无障碍通道。”周明星说,经常遇到的情况是餐馆说有通道,到了现场却发现,通道建设不标准,坡度太陡,靠自己根本无法滑轮椅上去,只能找人帮忙抬上去或者换地方吃饭。

  38岁的银川市民兰继龙也有同样的感受,银川大多数机关单位、医院、商场等公共场所虽然设计了无障碍电梯和无障碍通道,但部分通道坡道过于陡,残疾人基本无法独力使用。同时,银川大多数公交车上没有残疾人可以及时扶靠的设施,随时都会有摔跤的可能。

  

  重庆轨道交通和其它城市通道没有实现“无缝换乘”,给残疾人出行带来不便。(彭国威 摄)

  在重庆,火车站、地铁站内设有无障碍电梯帮助残疾人出行,但是交通换乘、中转的路线,无障碍设施并未实现“无缝衔接”。记者观察发现,重庆轨道4、6号出入口作为轨道交通前往火车站进站口和售票厅的主要通道,均不见辅助的能滑动无障碍升降设备。单单4号出入口就有超过45个石阶,而这样高度的台阶,在重庆轨道交通各处数不胜数,让不少行动不便的残疾人“望阶兴叹”。

  “无障碍设施需要更人性化一点。”这是无数残疾人的心声。重庆的胡先生说,“城市基础设施在建设前,可以邀请残疾人参与讨论或者体验,这样才能避免‘闭门造车’,真正体现人文关怀。”而这个建议,在广州将成为现实。广州市残联5月发布的《广州市无障碍环境建设管理规定(送审征求意见稿)》中,加上了“需求群众试用制度”,即对于密切影响行动不便者无障碍通行的工程项目的竣工验收(如公共交通设施、公共场所的竣工验收),应当建立残疾人、老年人等需求群众试用制度。对于无法满足残疾人、老年人的实际使用需求的,不得组织竣工验收、办理备案手续。

  关爱残疾人群,无障碍设施不仅要建,还要建好,要维护好。针对无障碍设施不实用、缺监管的现实,不少地方也在采取措施解决问题。

  甘肃金昌市从工程项目建设入手,明确“设计单位在工程项目规划中严格执行有关强制性规范,设置相应的无障碍设施。未设置无障碍设施的工程图纸不予审查通过,不予发放施工许可证。”成都地铁推出为残疾人士定制的出行服务。小烨说,“出门前,给他们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你在哪儿,你要去哪儿,他们就会为你规划好路线,并且有工作人员在地铁站口等候,把你送上要坐的车,下车时也会有工作人员在车厢出口处等候,把你送出站,非常方便。”

  正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所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也一个不能落下。加强无障碍环境建设,应该从具体实事抓起,时刻关注他们的呼声,及时响应他们的需求,真正推动无障碍环境从无到有、从有到好。”未来,我们期待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管理越来越完善,残疾人士的出行越来越便捷,他们对生活的体验也越来越好。(唐嘉艺、于新怡、杨文娟、付兆飒、陈博、周雯、万丽君、王楠、樊欢迪、彭国威、王波、李宇、程浩、高翔、贾茹、韩婷、吐孙娜衣,实习生智美)